主页 > 图片 >
深圳表情|唯有群山及时相拥
发布日期:2022-05-13 20:5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最初大部分居民处于半禁足状态,只能在周边公共区域徘徊,“开发附近”成为无可奈何但又紧迫的需求。迟迟未能复课,大批孩童“滞留”家中,宝妈每天在群内哀嚎,在城市中寻找山野也成为众多家庭的首选。

  这种半禁足的状态,让大家对周边的自然景观产生了极大热情。三年前,深圳已实现“千园之城”的目标,截至2021年底,已建成公园1238个(不含深汕特别合作区)。疫情暴发前,有22个公园划定了帐篷区。我居住的地方则属于深圳的东部地带,以山海资源著称,森林覆盖率为69.98%,属于深圳的旅游规划区域。从市区进入区域的隧道入口标注了“全国森林小镇”的字样。2018年,全国“森林小镇”评价体系及发展指数研究课题组颁布了第一批“全国最美森林小镇”,盐田大梅沙以001号排在首位。

  过去这些群山,无名无姓,只是窗中一景,远远静观。我们真正找到入口,顺道前行时,才能慢慢体会到叠叠山中的无穷,人成为山中微小的一员,繁茂的密林与野草团团拥抱着你。每天下午四点左右,如果阳光正好,就可以即刻起身。一步一步,徒步无法像当下的视频播放一样倍速前进,但持续的行走会带来拉锯的力量,身边一切变得清晰与特别。

  山脚下的地图显示,盐田区登山环道系统全长141.5公里,主要包括梧桐山片区,三洲田—大梅沙片区,以及小三洲—小梅沙片区登山道线路。除了登山环道,省立绿道跨越龙岗、坪山,是真正的“翻山越岭”,穿林见瀑。社区绿道则基本沿市政道路人行道建设,并设有更多的自行车驿站。但四月底,自行车运营公司发出公告,这些驿站即将被取消,大家可自行在app上进行退费解绑。公告中没有显示任何关停的理由。

  山道途中经过最多的“人类文明痕迹”就是高压电塔,站在底下会能听到强电流的滋滋声,庞大的钢铁之物,从崇山中直抵高云,但附近的路牌仍然会警醒“野猪出没”的字样。前往上坪水库的路有两条,车行需要不断拐弯攀升,沿着山循环递进。步道则是某种“捷径”,可随陡坡拾级而上。登高望远,山脚的高楼变成一种模型质感的序列分布,海平面也逐渐加宽,像绸布一样平滑,折叠起翻腾的浪。

  沿着指示牌可登至上坪水库路段,到达上坪水库。水库就像群山中的湖,水光能映照出山峰。以水库为界,通联着马峦山脉,如果翻过马峦山,则可到达坪山区。不知何时起,水库也成为爬山的一个路标。追寻水库,成为一种寻路打卡。“恩上水库”也成为小红书等社交媒体的推荐。根据2020年深圳市水库名录显示,全市录有181 宗水库(含深 汕合作区 28 宗),其中划为盐田辖区内的有九宗,皆为小(1),小(2)型,承担供水、防洪、景观等功能。

  最佳打卡点其实不在水库,而是水库下的湿地草坡,一棵巨大的大榕树引起侧目。帐篷、飞盘,当下席卷的露营style在此地得到友好的释放,但比起驻扎,下山的路更具魅力。可以看到在隧道间悬停的高架路桥底下,是曲折的步道。快到山下时,则需要贴着附近的别墅区行走,在比人高的铁丝网间,仍能窥视众多家庭组景。

  就在即将探索完附近的绿道时,3月14号,为期七天的“慢生活”成为当地媒体的重要标题。一个标榜着速度的城市要如何变慢,当下能思考的只有抢绿叶菜的唯一目标。随后群山又再次成为窗外一景,无法靠近。每家每户每天一小时的买菜政策执行后,大家都会珍惜这“放风”的时间,在这一个小时中四处寻觅平台、步道、面向湖心的健身操场。

  因一直没有本土病例出现,盐田提前两天解封,那一天下午,街道虽然仍然空旷,但已有不少人来到海边。买一杯奶茶,吃一个炸鸡,竟像偷尝禁果般愉悦。港口处海域不宽,可以直视对面的山脉,看了一下地图,这几座青山已位属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船湾郊野公园。附近的烟墩山国际友好公园则靠近盐田港口,盐田港是一个年吞吐量达千万标箱的港口,2021年占深圳港集装箱吞吐量的49.23%。沿着山腰,对岸的货柜箱像积木一般层层叠叠。“烟墩”二字在古代意为“烽火台”,烟墩山山顶就发现明朝的烽火台遗迹,如今则复刻了西班牙的海格力斯灯塔,作为与西班牙拉科鲁尼亚市缔结国际友城的标识。

  随着疫情缓和,附近的爬山步道入口开始解封,但核酸依然保持在每两天一检的频率。其中一个核酸检测点设置在内湖公园之中,大家在公园中排队,在榕树与串钱柳下等待核酸的检测。湖心最自由的是几只机敏的黑天鹅,畅游其中。不时有附近海边的海鸟飞过,它们有时甚至会“登陆”在旁边的步道上,悠闲行走。内湖公园内,几乎每一棵树都挂上了相应的名牌,扫描二维码可看到树的科目属性,乃至属于树的编码及近照。糖胶树、凤凰木、大小叶榕、大叶紫薇,都是公园常见树种。湖边沼泽地带生长的风车草也开出淡黄小花,湖内的荷花也同样含苞待放。解封后湖边钓者众多,天气开始变热,也有阿姨跳入湖中掏岩壁上的贝壳。

  附近还有几座在地图上没有“实名”的山,步道相通,基建工作缓慢但持续进行。座椅、公厕,陆续有工人在山上建造挖掘。这些被纳入梅沙湾半山公园带的步道,以环绕的姿态出现,支路繁多。也有一些附近的居民倚靠着山边地带开启盆栽种菜,仔细查看除了姜葱蒜小辣椒等日常香料,还搭起棚架,等待果蔬攀附。群山附近的某些楼盘,本该风景独好,现却成为疫情下灾区。两个新楼盘都已停工,处于烂尾的争执阶段。

  除了半山公园带,紧贴社区的另一个沿山步道是“广东万里碧道”。《广东万里碧道总体规划(2020-2035年)》显示,“碧道”定义为以水为纽带,以江河湖库及河口岸边带为载体,统筹生态、安全、文化、景观和休闲功能建立的复合型廊道。其中深圳现代都市示范碧道总建设长度137公里,规划显示预计2025年全线建成。

  野雏菊是山中最常见的花,一圈一圈的石斑木也会漫溢到路边。步道边常植有洋紫荆花树,这是大家童年的放学记忆,抽出花蕊吮吸甜溜溜的花蜜。山脚植有木棉,因捡落下的木棉花回家晒干后,可作为煲汤的药材,这也一度成为我儿时与朋友间最好玩的“游戏”。有一次在路过的树丛中发现腐木上的橘色菌落,颜色极其鲜艳,像削开的铅笔屑。在网上查证了一番,应属于宽棱木层孔菌,又被称为“杨黄”。这些零碎的知识拼凑出新的地方路标,每每经过时,仍会探头查看。除了花木,也有几尊菩萨石像隐匿于岩石之间,长期的湿气让其青苔覆身,需要细看才能发现。

  途中登山客并不多,但山林并不寂寞,鸟类叫声此起彼伏,尤其是隐匿在树丛中的躁鹃,音速音量渐次渐高。山径通幽,有时也会豁然开朗。岩石上有一位登山者,正在等待滑落的夕阳。立夏之后,蝉鸣会持续到黄昏之后。

  山的迷人之处,在于它的探索性,虽然终点无法明示,但纵身入内,只管步伐,路在脚下。摄图网10万人像图高质素材上线全站会员均可下载